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无佣网 > 原油返佣网 > 原油研究 > 原油故事 >

张五常:聪明可以训练出来吗?

上次更新时间:2017-09-27  文章来源:无佣网  作者:无佣网

  原则上,一个人的智商是天生的,与后天的训练扯不上关系。然而,数之不尽的研究报告说,后天的环境、教育等,对智商测验的分数有很大的决定性。原则上后天的际遇对智商应该没有影响,测验成绩的反证是说测验本身有问题。
 
  因此,专家认为,智商只能在儿童测试才可靠。但婴儿一出生就是后天,父母从第一天起的爱与关怀或多或少会影响儿童的脑子。这样,天下间不可能有可靠的智商测验了。把道理推到尽,我们可以说,除了脑子天生有缺陷,我们无从肯定人与人之间的先天智商有所不同。说不定,所有脑子正常的人天生智力差不多,后天不同全是后天的际遇使然。
 
  问题是,有些聪明显然是遗传的,后天的际遇怎样也不能圆满解释。中国的苏东坡一门三杰,英国的赫胥黎也是一门三杰,其他看来是由父母遗传给子女的聪明例子多得很,违反了先天没有决定性的或然率。无论怎样说,我认为后天的际遇对智力影响很大。
 
  不是专家,我的感受是,莫名其妙的天才是遗传的,但一般的聪明却主要是后天的影响。我没有见过一个以前不幽默而后来变得很幽默的人,也没有见过一个以前毫无文采而后来变得大有文采的作者,但我见过不少以前不聪明而后来变得聪明的。
 
  想到上述的玩意,因为自己曾经有一次智力急升的经验。那是1962年,我花了三天时间细读费沙的《利息理论》,只读开头的150多页,反覆重读。读后觉得自己明显地聪明起来。费沙的名著不湛深,但文字的清晰与分层推理的紧密是我前所未见。读后再读其他论著,哪些清晰有理,哪些模糊不清,哪些大有问题,我可以容易地作出判断。去问当时比我知得多的教授,他们的判断与我新学得的看法大致相若。这是说,在很短的时期内,我的思维从一个学生的模糊跃升为一个教授的清晰,所欠的只是学问还差一大截。
 
  思想是一条路,你没有走过不容易知道怎样走。胡乱地摸索是愚蠢状态。
 
  如果你跟一个思想大师走过一次,走通了,学会怎样走,就聪明起来。但好些称得上是大师的,其思路并不清晰,你跟他走了一次或多次也不一定知道怎样走才对。费沙的思路清晰得奇怪,又或者与我的脑子有格外适合的地方,我只跟他走一趟就增加了智商。当然,我也学过其他大师的走法,只是费沙那本书最快见效。聪明可以学,能学多少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造化。但聪明与创意是两回事,与想像力也是两回事。创意与想像不是两回事,也不是一回事。

世界顶级金油股指在线平台

低成本高杠杆品牌专区



客服微信:kefuwyw
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合作伙伴|使用条款|服务声明|免责声明

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© 无佣网 www.wuyongwang.com 京ICP备16008248号-2
本站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,不作为投资建议! 2015-2021

顶↑